【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修河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9:28:28

冬天,农闲的季节,公社这个时候就要安排修河了。

所谓修河,就是都江堰灌区的河道每年在冬天进行岁修,县上给各个公社排下任务,公社又给各个大队排下任务,大队给各个生产队派工,组成一个河工队,在指定的时间开到指定的河段,进行河床清淤工作。

今年我们大队安排的是在大兴公社骆家河坝一段。

修河就是挖运泥砂石头,纯粹是个体力活,因为体力消耗大,饭量也就大,所以社员同志们就给修河取了个绰号——嗨大八两。本来队上安排的修河人员中没有我,说是考虑到我是知青,怕吃不消。我听说后就主动找到队长,要求参加修河。倒不是我觉悟高,主要是我考虑到这半个月不用煮饭了,还可以“嗨大八两”,敞开肚皮吃。队长拗不过我,最后就同意了。

队伍开到河边上,就在靠近河边的一个农家院子安营扎寨。当天晚上是三菜一汤:炒莲花白,烧洋芋,炒白菜,白萝卜汤。饭是蒸的碗碗饭,四两一碗。哦哟,那些人真能吃,最少也是两碗,有个姓李的大汉,大概是六队的,名字我记不起了,吃四碗,据说是中午就把肚皮腾空了的。水泉说,这算啥子,前几年他娃相亲走人户,一顿吃一斤干挂面,四个荷包蛋,三碗干饭外带一斤猪油的油渣,把老丈母都吃来骇到了,把婆娘也吃出脱了。李大汉因此也挣了个绰号:特别能吃战斗队。

我本来也准备嗨个大八两,无奈一碗半下肚,再也塞不下去了。

扯师说,你丁点大个胃还想来嗨大八两,雀雀毛都还没有长全就想来修河哦。

扯师是五队的,嘴叫得很,怪话也多,我听了心头很不安逸,又不想和他辬嘴劲。同队来的水泉打抱不平,说叫鸡不踩蛋,叫狗不守院,你娃能吃算个求。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火药味渐浓,要不是队长招呼到,不定要干起来。

第二天正式开工,人分两组,一组挖,一组担。队长好心,安排我挖砂石,以为轻松点,没想好多人都跑到我这边来装砂石,因为我动作慢,装的又少,他们趁机可以少担点,还可以慢慢的排队,多休息一下。队长一下就看出这些人的心眼,就吼他们,这边走,这边走。过了一会儿,他们又到我这边来了。一上午,我身后都排了好多扁担,累得我直不起腰。

哎,这大八两还真不是好吃的。

下午,队长就安排我改担泥沙,说,少担点,累了就息憩,你娃骨头还嫩呢。

我听了好感动。

晚饭后,天冷,又没有啥娱乐,大伙就梭到搭在柴房中的地铺上躺起摆龙门阵。乡坝头的男人走拢一堆,龙门阵就离不开女人,摆生产队的大奶奶女人如何如何的骚,摆代销点的某某用一块饼子就把张家女人哄上了床。总之,全是荤菜,没有素的。

一起下乡的昌贵同学听说我也在修河,就找了过来,说起挖砂担石的恼火,昌贵说,瓜的嗦,找公差嘛,明天我们一起去徐渡买血旺。那阵肉是凭票供应,根本买不到,买血旺都要有点关系才买得到。昌贵是本地人,有关系。跟队长一说,队长很高兴,去嘛去嘛,二天你就帮到买点吃的就对了。第二天早上凌晨五点,我就和昌贵同学一起到徐渡屠宰场去买了两盆猪血旺,又买了几节肥肠。中午打牙祭,萝卜炖肥肠,红烧血旺。

我一下就成了英雄似的,连扯师都端起碗跑过说,知哥,安逸,整巴式了的。

修河的日子一晃就过去了几十年,如今那里已开发成了旅游渡假区,每当我和家人或朋友一起去玩的时候,我都会有一种别样的情怀,那里曾经洒下过我年少的汗水。

癫痫最好的医院是哪一家兰州治癫痫病治疗哪家好沈阳能够看好癫痫的医院在哪?

写景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