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荷塘“有奖金”征文】一个女人的爱情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30 00:00:16

   张家洼今年冬天新起了个集市。<癫痫对青少年有什么危害br />   枣儿不想去,虽然不远,就在邻村,三五里地,她固执地认为现在的集市和她年轻时的集市不一样了,早已变了味儿。那时的集市都是庄稼人手里做出来的东西,现在可好,如同是一个模子弄出来的,没有了特色,就是集上炸的果子也不是那个味道了,那些手工的小玩意,比如吹糖人的,卖糖瓜的,针头线脑儿、刨笤帚的早已不见了。
   年轻时的枣儿最爱赶集了。
   那时,每次赶集,她最爱看的就是鞋摊子,面对那些结实,大小不一、鞋边都被大白粉装饰过、或者是被细白的布包着边的布鞋爱不释手,还和人家探讨做鞋的心得和经验。同伴们叫她去转悠,她总是说:“你们转吧,俺在这里等着你们!”
   她把那些鞋翻来覆去的观看,巧式的妇女在鞋底子上肯下功夫,鞋帮子的针脚也细密而又结实。
   她在偷偷地给一个小伙子做鞋穿,为了自己心中的那个人,多学学技艺,好把自个儿的巧式、能耐全部纳进去。
   后来,她又对集市上卖的小孩鞋子有了兴趣,那些虎头鞋没让她少费工夫,说着好话向人家讨教,要为自己将来的孩子学会本领,认为自个儿为他能生好几个娃哩,每每想到这,她就脸红心跳……
   现在的她,早就不赶集上了,集市给她的记忆太多了。
   这天,外孙女来了,非要和姥姥去赶集。
   “不去!没啥好玩意!”她说。
   “姥姥!咱去吧!就是转着玩吗?人家就喜欢乡下的集。”外孙女早已随着父母住进了城里,是来乡下玩的,知道今天有集。
   “你这孩子!城里啥没有,偏爱这里的破集。”枣儿不愿去,可就是搁不住外孙女的缠磨,便答应了,已经过六十岁的枣儿就哈尔滨可以治疗癫痫的医院有哪家说走着去。
   走着赶集是她记忆深处的熟悉。
   那些年的集市,在七里外的公社所在地,五天一个集,那可是个大集,不过,公社已经没有了,并乡时,干部们都走了,集没有走,留了下了,已经没有往日的热闹劲。家门口起的集,三天一个,现在是冬天,也热闹。
   刚到集市,她的心不知咋地有些乱跳,似乎就像当年在集上要见他一样,老了,这感觉却还在,她不由地停下了脚步,稳稳自己的情绪,外孙女早已跑到摊子前,有事没事和人家搭着话儿。她长出一口气,心里开始笑话自己。
   “姥姥!快点!累得走不动了?”
   “姥姥没你娇气!”她不服。
   这里的集市上搭着一个个棚子,用纤维布围着,一占一片,枣儿最不愿见到的就是这些棚子了,过去都是地摊子,挑拣方便,也亲切。如今,真正卖农产品的小摊子已经被挤到了集市的角落和两边,最热闹的就是叫卖吃食的了,一样的吃喝,不一样早年味道。
   她是第一次来这里的集市,不过,这要快过年了,人还是不少,外孙女买了一个小风轱辘,举着来到她的面前,风轱辘在风中不停歇地转着,发着响声,她便嗔怪道:多大的人了,还玩这!外孙女却嘻嘻地笑着:“人家才十多岁嘛!”
   枣儿便叫她看上啥了就买,姥姥有钱,别给姥姥省着,女孩子笑开了花,不过,也没有啥可买的,这里的吃食,姥姥不叫买,怕不干净。
   “枣儿!赶集了?”娘家村的叔伯哥两口子过来和她说话。
   她问他们这大老远的咋赶这里的集?嫂子说:“这不听说李家的羊肉不使水,就奔着过来了,快过年了,割三五斤,你不割点?”
   枣儿这才说:“是哩,你不说还忘了,这李家的羊肉最有名了,割点!”
   离开他们,枣儿看看外孙女已经跑远了,就没有等她,也要去割肉,这里有一片卖蔬菜的摊子,不少都是趸来卖,自产自销的不多。枣儿看到一个摊子是卖大葱的,心想,再买些大葱吧,割了羊肉,羊肉大葱馅的饺子最好吃了,就要骨墩儿下来挑拣,随口问道:“这大葱咋卖?”
   摊主蹲着择干叶子,也就随口说道:两毛!然后抬起头来。枣儿和摊主的目光就相遇了,两人同时说:“你——!”
   枣儿的心在急跳,如砸夯!脸发烫!一阵慌张后,枣儿轻声说:“你还好?”
   “好好好!”男人忙不迭地说着,也有些慌张:“来赶集?”
   “赶集!你咋来这里摆摊了?”
   “要过年了,想把家里的葱卖喽!”
   枣儿见面前的男人也老的不行了,胡子拉渣,心里有些不好受,这时,外孙女慌张地喊着姥姥,她不以为自己乱跑了,还以为姥姥丢了哩,见到姥姥,就埋怨姥姥不该乱跑。
   枣儿赶忙给男人介绍,男人看到这个孩子就愣住了,枣儿这时也感到了什么,拉着外孙女就走,男人一把拽住了她:“等等!我问你个事儿!”
   这时,枣儿感到了事情严重,甩开男人,拽着孩子走了。
  
   二
   这个令枣儿慌张的男人叫三蛋儿,是心中的那个男人。
   那时她还很年轻,不上学了,就在队上参加劳动,挣工分。那年,也是个冬天,只有冬天,庄稼人才能闲下来歇歇劲儿,有空余时间走亲串村了,这天,娘对她说:“闺女呀!娘给你三块钱!去集上吧!喜欢的花布扯几尺,娘给你做个褂子!俺闺女这么俊,不能屈了!”
   她要和娘一道去,娘说,还得给你弟做鞋,过年紧着穿,并告诫她躲男孩子远点。
   “俺听娘的!”枣儿吃吃地笑了,说完,推上自行车就出了门,前几天下了一场大雪,土路不好走,马车轧出来的车印子让路面疙疙瘩瘩,颠得厉害。
   在集上,她慢慢地转悠,赶集就是个踅摸劲,东瞅瞅西瞧瞧,沿街的摊位不少,也有卖鞭炮的了,不时地拉上一挂,噼里啪啦地提醒着人们年要到了。其实,这集要数年跟前腊月二十六的集最热闹了,二十八也有集,那是约定俗成,每年的二十八都要加的一个集,今天才是腊月二十一,不过年味已经起来了,在乡下,一进腊月,人们就慌慌年了,尤其是女人们,算计过年的事务,孩子的新衣服,该磨的米面,杀年猪,宰鸡宰羊,大小人开始忙碌,这赶集也是过年重要组成部分。
   癫痫治疗费用很贵吗娘给的三块钱,是枣儿夏天里挣下的。
   今年秋后分红,她家由于多了枣儿一个整劳力,一天到晚地不缺勤,分了三十块钱。一家子四个劳力,干一年分三十块钱,这在村子里还是不错的了,往年,一年到头一分钱分不到,到决算时还要倒欠钱。今年见到了钱,娘可高兴了,但娘把得紧,一点也不敢乱花,有道是,吃不穷喝不穷,算计不到就受穷。娘早早就开始算计,开了春要买个猪崽子,秋后养大了卖给公家,还得孵一窝小鸡,又有十大几的鸡蛋不能卖钱了。
   今儿,娘不是不想赶集,只是还不到年跟前,去了怕花钱,给闺女这三块钱,也是在娘手里攥得都出了汗才撒的手。
   枣儿在夏秋里,每天晌午、傍黑儿下了工就去砍草,背回家晒干,卖给队上,也攒了二十元钱。枣儿也是舍不得把钱出手,有卖炸果子的,她爱吃的,咽咽唾沫,低着头就过去了,不过,那香味飘进了鼻子里,就是不肯退去。
   赶紧扯了一块自个儿喜欢的花布,花了不到两块钱,把余下的钱放进褂子的内兜里,用别针别上,生怕丢了,对她来说这可是大钱,平日里兜里没有过钱。
   推着车子,不敢放下,怕丢了,存,又得花两分钱,那时小偷专爱偷车子。推着推着,感到费劲了,回头看,后车胎瘪了,枣儿吓得叫了声娘,也没有心情赶集了,推着往回走,刚出集市口,听到有人喊自己,见是自己初中同学三蛋儿,像是遇到了救星,说道:“你也赶集了?”
   “没价!我就是这个村子里的,你忘了?瞎转转,听炮响来了,你这是要走?”
   “你家有补带的家伙儿没有?”枣儿皱着眉头,一脸愁容。
   三蛋儿用手摁了摁车胎,连忙说:“等着!我回家拿去!”
   他家不趁自行车,不会备有补胎的家什。琢磨着去谁家借,犹豫了半天,才去了大伯家,尽管两家为伺候老爹已经闹得不说话了,他顾不得那么多了,枣儿是他心中喜欢的姑娘,要不是爹娘逼着退学,为了能天天看到枣儿也不会那么早就离开学校。今儿,鬼使神差,命里注定一样,让他遇到了枣儿。这时的他由于兴奋和跑得急,腿肚子都要抽筋。大伯家有人,他说要借东西,大娘说没有,他就嘿嘿地笑着,一口一个大娘地叫着。大娘来了气:“你当你家多富有呀!买得起自行车?少在这掰瞎话。”
   最后,人家把他赶了出来,没有辙,只得又去别人家借。这边的枣儿等不到三蛋儿,只得推着车子往回走,拐下一个大坡,三蛋儿气喘吁吁来了,一个劲地说对不起。枣儿便问他会补嘛?他没有补过车带,为了不示弱,只得说着大话,不过,他没有吃过猪肉,还是见过猪走,便把车子放倒,动作生疏、拙笨,加上天气寒冷,手哆哆嗦嗦。枣儿猜他不大会,又看他受冻的样子,心里怪不得劲,就给他搭下手,两人相互提醒着,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弄好。枣儿不住地感谢,看到他冻得直流鼻涕,真想把他的手拽过来给暖和暖和。
   三蛋儿望着漂亮的枣儿,不住地嘿嘿地笑,不错眼珠地看着她,枣儿被看臊了,低下头,手摆弄着衣襟:“你回吧!”
   “不急!不急!嘿嘿!我送送你!”
   枣儿推着车,两人说着话,往村子里走,到了村口,枣儿不敢再让他送了,三蛋儿也就住了脚步。
   “你回吧!”枣儿还是低着头。
   “我不回,再说会儿话!”
   枣儿不敢耽搁了,村口有人在看他们,说不定闲话已经传到了娘的耳朵里了,又催着他回,小伙子不愿走,就说还想见到她,枣儿脸一红,说道:“下集!”
   三蛋儿看着的她背影,还是嘿嘿地笑着,一直笑着,直到姑娘拐进了村子里。
  
   三
   枣儿拉着外孙女离开集市,小孩子有点好奇,不住地问那人是谁?干嘛躲着,姥姥就说谁躲着他了,姥姥啥没见过,怕谁哩?
   枣儿不再说话了,一路闷着,小姑娘到蹦蹦跳跳,一会儿跑到头里,一会儿落在后面,到家后,她说不舒服,中午饭也没有吃多少,就回自个儿的屋里躺下了。她的男人前年得了肝癌走了,有三个女儿和一个儿子,为这多生的孩子挨了不少罚,日子一直过得紧吧,结婚后,再也没见过三蛋儿,既然做了别人的女人,就应是别人的好女人,直到孩子们都大了,心里头那个埋藏地掂念又翻了上来。
   后来,她拐弯儿摸角,打听到他的女人死得更早,独自过着生活,想过去看看他,就是迈不开步子,人老了,这样的路,迈起来着实费劲。
   今天意外地见到了,让她心里挺难受。
   二十六的集到了,她对家人说要去赶集,谁也不带,走着去了那个远处的集,不知道他会不湖北到哪里治疗癫痫好会赶这个集,心里祈祷着,和他说上几句话,心里就会好受些。在集上,老远看到他提着秤杆子给人约葱,一见他,心还是乱跳,停下脚步,稳稳气息,抻抻衣襟,捋捋头发,这才走了过去,脱口而出:“蛋儿!”
   男人抬起头,见到她,也慌张了,急忙把买家打发走,直直地望着她:“你来了!”
   “巧了!又瞅见你了!”她装着镇静,让他继续卖葱。两人一时都不知道说啥好了,晾在了这里,这时,有一个买葱的问价钱,他直愣愣地说,不卖了!人家一听就来了气:“不卖?摆着做啥?吃饱撑的!”
   枣儿赶忙说:“别价生气,这葱俺已包圆儿了!”
   三蛋儿就收拾摊子,真的不卖了,叫她家去,枣儿不想去,怕落闲话。他让她等着,放回东西急忙折返了回来。枣儿跟着他进了一家小饭店,两人来的早,坐下来喝着水说着话。
   “你还好吧?”他问。
   “就那样!你哩?”
   “你是专门来看我的吧?”他说。
   枣儿点点头。他有些激动:“我也在等你!上次就是故意在你们那里去摆的摊。”
   “咋不进村去卖,吆喝几声不就把人吆喝去了!”
   “去过!没见到你!”
   她赶忙问是哪一天,男人说上上集的头一天,枣儿就回忆着那几天自个儿的行踪,实在想不起来,不过,她还是为他的做法感动。他问她这些年咋不赶集了?老也见不到你!
   她说,从那以后就不愿赶集了。他说自己从那时起集集不拉,一直盼着能见到她,后来,我家里的还和我干架,嫌我不干活,就知道逛集市,没少吵。听了他的话,内心感动,知道了他没有把自己忘掉。最后他说:“咱俩搬到一块过吧,就个伴儿行不?”
   男人把问题提了出来,让她乱了方寸,她却摇摇头:“老喽!”
   “老啥?我不老!你也不老!”男人一听有些着急:“错过了一次了,我不想再错过,跟着我吧!咱们这辈子就没啥后悔的了!”
   枣儿没敢往这方面过余地去想,于是说:“俺来就是想知道你过得如何,知道了也就踏实了,也想再给做双鞋,不知你还喜不喜穿?”
   男人一听,赶忙说,咋不喜欢了,孩他娘在的时候不会做针线活儿,我就没穿过一双好受的鞋,你做的养脚。枣儿听了,心里还是挺难受的,涩涩地问他现在穿多大号的。三蛋儿抬起一条腿,他的脚上是一双旅游鞋,早已破旧不堪,泥里水里的都走过,已经不暖和了,女人就埋怨道:“也不知道买双新的,穿着多难受,不冻脚呀?”
   “你不知道,咱一个老爷们,没人解记!”
   听了这话,枣儿没有说话,她估计这个男人对过去的她,许是还有埋怨。男人立马说:“我是说咱俩在一起就好了!你搬来吧,我这心里只有你!”

共 10730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热点情感文章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