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荷塘】90年的那场中考(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3:52:56

今天是初伏第二日,正午的阳光照得远山一片迷蒙,操场边的垂柳绿色浓重,在一派热气中纹丝不动,今年的第一声蝉鸣准时在枝头响起,如同正在练声的男高音,高亢有力中略显单调。

7月20日,陕西省中考成绩届时也将发布。看着期待的家长,望着神情放松的孩子,不禁想起了自己的中考,那一幕幕情景,25年过去了,依旧历历在目。

(一)初试

1990年,15岁的我初中毕业参加了中考初试。考试前学校放假,让学生们休整两三天。回家后恰好刚下过一场透雨,早上趁着墒情好,我们去地里给玉米追肥。姐姐用锄头在玉米根部挖一个浅坑,我左手端着盛着白色的尿素的盆,右手三根手指一捏,白色的化肥颗粒就撒进了坑里,右脚顺便一抹,坑就填平了。装化肥的盆子沉甸甸的,一直按在腰间,我手脚并用,累得腰酸背痛。油菜籽也收割了,在场院上堆成一座黄绿色的大山。中午大太阳下摊场,碾菜籽,翻场,起场。下午父亲借风扬场,我头发上落了一层菜籽角,鼻孔头发里全是黄色的细土,像从土里刨出来的土娃娃。两天很快就在劳动中结束了,临走时将自己洗干净了,换了一身衣服,背了馍去学校。

隔壁有发大大在外工作,头戴一顶麦秸草帽,拿着木槎一边起场,一边数落我妈:“学校让娃回家休息,你让女子美美干了两天活,娃累得咋考试呢?”我妈没有念过书,但是见解很独特:“不看书,脑袋就歇着呢。还要咋休息呢?”

这就是我的考前调整。一周后,成绩揭晓,幸运的是,我竟然通过了中专中师的预选,而且位列全县三十多名。宿舍的大多数人认为自己考得不行,铺盖卷都背回去了。住宿生进入复试的有爱丽和张阿萍,爱丽和我一个村子,张阿萍是善花村的。那时没有电话,她的消息无法送达,我就和二班的王晓雅一起去她家找她。花了5毛钱坐了蹦蹦车到润镇,再步行了十里路,东打听西询问终于找着了她。她爸骑着自行车带着铺盖卷,车前梁上架着我,阿萍骑着自行车戴着晓雅,一起匆匆赶往学校,为复试做准备。

(二)复试

复习一个来月后,全县二百来名学生又参加了中考复试,时间是在高考之后。复习期间,正值收麦黄天,学校放忙季了,空荡荡的校园里只有我们一个班的学生。代课老师轮流给我们上课,烧水的师傅也放假了,没有开水,许多时候连凉水也没有。我端着白色的搪瓷缸子去城建局水龙头上接自来水喝,喝够了回来再捎一缸子水。城建局院子里路两边都是盛开的月季花,粉红色的花瓣,厚实光滑,摘一片,夹在书里,花瓣的印记留在了书页上,即使干了还有淡淡的花香。

复试开始了,天气炎热,就在冶峪中学举行,我们三人住在宿舍里。二楼的宿舍,面朝北,黑暗闷热。人家说喝了葡萄糖可以补充精力,我就在考试的前一晚上,傻不拉几的喝了一支,精力充沛,晚上三点了眼睛还睁得圆咕噜噜的。第二天考试,是车坞中学的校长张忠理老师监考。胳膊上汗津津的,动不动就把卷子粘住了,取下卷子时,不时发出滋啦的声音。我因为头一晚上没睡好,大脑昏昏沉沉的,答得没有平时好。记得英语有许多单词不认识,因为平时考查的都是课本上的内容。数学题很多,似乎都没有做完。政治和理化考得还可以。

考试前,母亲给我的馍兜里装了7个生鸡蛋,告诉我下馆子吃饭时让师傅把鸡蛋给我淋在面条汤里,我第一天中午揣了两个鸡蛋,人家给我打了两个荷包蛋。馆子里的人很惊奇,没有见过这样顾客,我很不好意思,就没有再往食堂里带鸡蛋。所以考完试结束后又把剩下的5个鸡蛋背回家了,还有吃剩下的一个大锅盔,发霉的绿毛已经隐约可见。

回家后,三姐对着父母直接发脾气:“人家冶峪中学门前全是家长,领着娃考试,带着娃吃饭。就咱丫丫,没一个人管……”

我当时觉倒得无所谓,考试嘛,就是自己的事情。家长来了能干啥?什么忙也帮不上。我给你讲个故事,我上初一时,母亲赶集第一次到学校找我,来时正在上午自习,四周静悄悄的。她进了学校的教学楼,从南边第一个教室大声问起:“我丫丫呢?”同学们都笑了,一个亲戚的女子跑出教室,告诉她:“丫丫在初一一班,这是六班,你不敢大声说话了,人家上课呢。”然后把她领来交给了我。母亲回家后啧啧称赞,对家里人说:“学校的楼高高的,里面豁亮得很,墙粉得白光白光的,一个框框里坐一堆娃,都鸦雀无声念书呢。”弟弟笑得肚子疼,说:“好妈哩,那是教室,不是框框。一个班学生坐一起,你连这都不知道吗?要不然咋说谁在几年级几班呢。”母亲以为我们上学和她上扫盲班一样,男女老少坐在一起,念书就是认字呢。

你说,我考试,母亲来了能干啥?况且这次考试,家里已经给了我一笔巨资——十块钱,我已经在街道买了好几碗热面了,还有什么奢求呢?

(三)出榜

考完后,就是漫长的等待,我在家一边干活一边焦急地等消息。听人家说,8月1日成绩出来。那天早上十点吃过饭,步行到了县坡的罗小丽家,叫上那个成绩优秀的女孩一起去看榜。去哪里看呢?不知道。我们两个黄毛丫头跑到文教局,以为用红纸写好在临街的墙上张贴着呢。左瞅瞅西看看什么也没有,就怯生生地踅摸进文教局院子。一个戴眼镜的人问:“你两个碎娃弄啥呢?哪个学校的?”我们说看中考成绩,那人说:“已经出来了,到你们学校看去。”

我们两个手拉手,从县城北边撒开脚丫子跑起,直奔县城南头的冶峪中学。进了学校,气喘吁吁,又不知道到哪个老师跟前问,恰好就碰见了李志伟老师,他是学校的教导主任,把我们带到了校长宋焕东的办公室里。高大的宋校长见了我们两个,头一句话就说:“你俩考上了。”我们两个兴奋地傻笑,都忘记了给校长说声谢谢。大热天,再加上跑了几里路,脸蛋通红。记忆中,宋老师那个办公室水泥地面很清爽,凉快而干净。我们拿到了一个指头宽的小纸条,上面打印着分数,我考了378.5分,被中师录取。小丽考了423分,是全县第七名,考上了中专。爱丽和阿苹都低于350分,只能上高中了。

兴奋的我们也没有吃一根冰棍庆祝一下,赶紧一起回家,顺着211国道往回赶,县城的坡路有四里多长,我们一路小跑。一点多钟的太阳晒得路上的柏油融化了,布鞋踩在上面黏糊糊的。碰见了张燊同学,我们激动得语无伦次地给她报告了其他同学的分数。张燊热情地把我们拉进她家,倒了凉开水让我们喝。她家院子里的葡萄藤枝叶浓密,遮蔽的屋子里阴凉,但是那凉快留不住我们。喝完水,抹抹嘴巴,又往家里赶。我像《奔跑吧,兄弟》中的主人公,在八月的炎日下,在蜿蜒盘旋的上坡路上,跑一阵,走一阵,脚步不停,汗流满面。路两旁的杨树上,蝉在嘶鸣,像催我走快点。进了村子,我抄小路狂奔,平时怕狗咬,那会都忘记了。只有一个念头:回家,把这个消息告诉我妈。

当我从我家地窑院的洞子跑下去时,咚咚的脚步声震得崖畔上黄土渣渣簌簌掉落。我冲进灶房,抱着我妈说:“我考上啦!”我妈妈正在和面,两手都是面粉,说:“真的?我女子本事真大啊。”窑洞里,全家笑成一片,二姐喜极而泣。当农民的她,高兴自己的又一个妹妹终于跳出了农门,再也不用过面对黄土背朝天的日子了。

(四)中考之后的日子

今天回头看那年的中考,我和小丽,还有那一级的考生,是成功的失败者。15岁的农家子弟,鱼跃龙门,转了商品粮,三年后就成为公家人,有固定的工资,从这个角度说,我们成功了。但我们又是个失败者,今生永远失去了上高中考大学的机会。95年函授大专去西安,站立在西安公路大学的彩虹般的立交桥上,眺望着风景如画的校园,看着三三两两出入的学生,我当场嚎啕大哭,多彩的大学校园,今生与我无缘了。

那年的中考落榜者,爱丽三年后考取了西安财经学院,阿萍考取了陕西师范大学。如今爱丽已经是一个市级地税局的副局长,阿萍毕业后顺应市场浪潮去了浙江,虽是教师,可其待遇和人生阅历,我们今生难以望其项背了。

而我们这些中专和中师生,人生路上的奔跑才开始。我骑着自行车从一个乡村小学辗转奔波到另一所破烂不堪的小学教书,开始节衣缩食函授大专文凭,怀中抱着娃娃啃课本自考本科,没有了一张全日制大学文凭,人生四处碰壁。小丽从卫校毕业后,分配到一个企业医院做护士,先后经历了企业破产,丈夫下岗,双生子降生等等一系列艰难。90届中考状元管述学,上的是3加2西安航专,毕业后分配到庆安公司,上班后就赶上了国企改革,97年大批工人下岗,他也未能幸免。下岗后他去火车站扛过包,做过小工,后来参加交大数学系自考本科,硬是凭着自身努力进入了省建行工作。

八九十年代中师中专生,大多数人曾在初中时学业优异,跳出农门后,奋斗路上的艰辛,非今日的大学生所能想象。是我们的短视,还是时代给我们的命运开了个玩笑?答案已经无从知晓了……

今天,中考分数网上查询,短信通知,网上录取,公开透明,迅捷高效。中考很重要吗?记得多年前有一句话很流行,“榜上无名,脚下有路”。中考只是一场考试而已,它决定的是人生的走向,人生路怎么走,还是自己的心说了算。昔日头顶炎阳,奔跑着看成绩的岁月已经远去,定格成一张发黄的旧照片,贮存在记忆深处,可人生路上,蝉依旧在嘶鸣,奔跑还在继续……

哈尔滨知名的癫痫专科医院湖北治疗癫痫病哪家好武汉癫痫的专科医院湛江有哪些能治癫痫病的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