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zmr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辽海】记忆的长河(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4:15:41

(一)

下班一进门,儿子就“咚,咚,咚”地跑过来,仰着小脸,眼里充满自豪地告诉我:“爸爸,今天放学,我是自己跑着回家的,没坐5路车。”我这才留意,儿子脸颊上还留着一道道汗迹。他把我拽到桌边,用他胖乎乎的小手,兴奋地比划,“我比5路车还快两步,我和时间赛跑了,最后我赢喽!还省了一块钱,我把它攒起来,等需要的时候再花!”儿子圆圆的小脸,红扑扑的。“只是我快到家时,摔倒了,旁边一个老爷爷还告诉我别慌,慢点走”,“爸爸妈妈不在身边,我自己也能回家了”。在我和妻子的赞扬声中,他坐在桌边,摇头晃脑地写起了作文,题目正是“勇敢的我”。

儿子8岁,前几天鼓足勇气要求自己上下学。面对孩子迈出的每一步,我倾全力支持,又不无担心,同时更感到儿子长大了,一点一点离开我的视线。他成为欣慰,成为牵挂,许多说不出的感觉丝丝涌上心头,像儿子在作文结尾写道:“我是勇敢的孩子,我不再让爸爸妈妈为我操心……”

这让我想起了自己的儿时,那时我也是七、八岁光景,当我欢呼着从平房搬迁到楼房去的时候,家里正有许多杂物要处理。一个礼拜天,妈妈对爸说:“三儿和我去市场,把不用的炉筒卖了,扔了可惜”。于是我和妈找出一个已上满锈迹的小车,那是我们哥仨小时的坐骑,把烟囱装好绑紧,出发了。市场很大,妈把烟囱摆好,向买主回价。

一上午过去了,只卖出了几节烟囱。妈起身去给我买午饭,我留下看摊儿。就这时,一男子,在摊前走了几个来回,蹲下身问:“小朋友,你,卖东西?”“……好吧,我们谈谈价”,我就学妈的样子与他讲价,最后竟然成交了。我把钱小心地收好,妈回来后,我眉飞色舞地向她汇报。

“啊!把小推车卖了?”

妈最后笑了,“挺能干,卖个好价钱,真勇敢”,妈鼓励我,“只是,咱俩咋把东西运回家呀。”

……岁月是一抹那么悠远经典的景致。

那好些鼓励在我幼小的心灵里留下深远的启迪和享用一生的勇气,如同某一次瑰丽的霞光轻轻点拨孩童那份稚嫩的思维,使我由一个不爱说话的孩子逐渐变得爱思考,主动,自信和宽容。这些对于孩子,正是开启人生路途的一把钥匙,尽管眼前要承担一定风险,但,打开的,将是孩子未来能够独立生存的漫漫长途啊!

(二)

儿子去姥姥家的时候,大房子就空了,好多摆在案前的玩具也静静地不声不响。我的一双大手不知该干些什么,就把儿子的玩具一一全都修检一遍。可儿子跑进跑出的身影,却愈发清晰地在眼前晃动起来,那静静的门空后,仿佛又暴露那双躲藏不住的小脚,以及咯咯咯的笑声。

记得我小的时候,家,没这么大,爸爸没法和我藏猫猫。可家,因为有爸爸,很温暖。

生我的时候,父亲三十七岁,有记忆的是他常让我骑在脖子上,故意上下颠弄,让我咯咯大笑,或是下班时,我好远就欢呼着跑过去,他把我心满意足地放在“国防”自行车前梁上,幸福而归。记得出差到北京时,他带回了两样礼物,一支玩具小马枪,一盒蛋卷。小马枪陪我长到十岁,而那盒蛋卷吃了二十天—每天一个。在七十年代初,这两样都已是奢侈品了。如今我也快四十了,回想起来,不禁泪满衣裳,因为我现在有了儿子,才懂得当年父亲的爱是有怎样的深义。我刚有记忆的时候,我们并没有房子住,是借用邻居家的下屋。记得下雨时,屋子里顺柱子漏雨,外面天好黑,雨好大,父亲就冲进雨里,爬上屋顶去铺油毡纸,我们坐在屋子里静静地等,那时的父亲让我什么也不怕。父亲永远离我那么近,常想,我什么时候能长到父亲那么高,那么强壮。到后来读书、考学,离开父亲,从没想过父亲有一天会苍老,会需要我留下来,直到有一天。

二十四岁时,我害了一场重病。经过了一夜的盘算,第二天,父亲带我坐了很久的汽车,下车后,还有一段长路。父亲就在路旁撅了一段树杈,两端挑着行李和用具。来到那家医院,和医生、和所有的人说了许多小话,天已暮色。安顿好以后,多想让父亲留下来,这种愿望无限强烈,但终于我把它深藏于心。父亲第二天要到沈阳寻医、买药。走前细致地告诉我怎样用酒精炉做饭,怎样自己拔点滴,怎样自己开药,怎样夜里盖好被子,很快就会出院的,千万别想家…茫然地看父亲忙碌,我完全能感觉出父亲故作轻松的背后,实际他更加痛苦无助的忧伤。他愚蠢地故作轻松,只是他本能地还想用爱,用爸爸的爱,来安慰儿子。秋的黄昏中,父亲拿上那截树棍,伧忙而走,我不得知父亲当时是怎样艰难掩饰,只是在他低头的瞬间,苍苍白发在暮色中更加零乱鲜明。蓦然地意识,父亲,已无法抵御苍老。六十四岁的父亲,摸索着,一点一点被吞没在暮色里。而我,也被满浸的黑夜无情淹没。再后来我才知道,晚六点天黑以后根本没有车通向家……那好些儿时的记忆,那好些少时不经意的逝去,以及对父亲那好些永不磨灭的崇拜永远盘桓在心头!

父亲节就要到了,已经做了父亲的我,更加懂得父亲:学识教礼,仁义善良,感情丰厚,勤俭一生。耿耿心头,对父亲一直想在笔端流露一种东西,一种感情,一种最纯粹的——爱。苍苍白发的父亲已经七十有三,真心希望我的父亲,希望天下所有的父亲,永远,年轻。

(三)

每近春节,我都会想起三十多年前儿时的情景。年前的头半月,烟花鞭炮便熙熙攘攘地挤上市场,在孩子的心里氤氲着愈来愈浓的年的气息。那时没有占街摆摊的,鞭炮大都在日杂商店里出售。每次经过商店,年幼的我都不自觉地随人流走进去,喜欢被拥挤的人群夹裹着,伸头探脑,羡慕地看货架上红红绿绿,充满年味的花炮。偶尔一两次,手里捏一两角钱买上两个烟花小炮,回家更精心咂摸。

那一天终于等到了,父亲交给二哥三块钱,交待我们哥仨“平均分好,去买几个花炮吧”。我欣喜着,一路蹦跳着跟二哥飞跑而去。那种细细的,顶端紧箍的响鞭被二哥放到我手里——“二百响”。我小心地揣进棉袄贴身里怀里,欢喜的日子更因此而踏实了——“年”是那么美好的一个向往,甚至带着儿时体温的盼望,那样美妙,那样认真,以至年前的一个整月都是满盈盈的欢喜。除夕的头一天父亲带我扎好灯笼,里面点上细细的蜡烛,摇曳着,使贴在灯笼毛纸上彩色纸人的身影,一晃一晃,象活了一样。晚上再也睡不着了,我不时翻身,张望的眼神被木质老摆钟不停地折磨着,细数着每一次打点。夜深了,兴奋的眼睑在黑暗中终于朦胧而合……

黎明,我被劈啪密集的鞭炮声吵醒。父母早早去外间准备年饭,我就躺在温暖的被窝里,静静地享受过年的声音,是那么美妙的时光,那么慵懒,那么留恋。

整整一天,我都在兴奋之中,小鞭儿被一个个拆开来放,“啪、啪”脆响着,火药味儿兴奋我欢快的神经,那浓郁的气息潜意识里一直弥散至今不曾散去。三十年前的冬天,很冷,而下间灶膛萦绕一天的菜香,更像小溪一样清澈地回转在汽雾腾腾的盼望中。

与邻居的小伙伴早已约好,大年初一的早晨我们早早出发——捡回未燃的“单响”哑炮,细寻街头。下午,炊烟再起时,我们兜里塞满了“单响”,然而经二哥确认剔除,结果只留下4只,而我们竟在马路上车驰、风寒中奔跑一天。父亲攥着我冻得通红的小手,蹲下身说:“儿子,吃饭去,元宵节爸领你买最多的花炮……”我看见父亲眼睛红红的。童年的“年”是清涩的、真切的、快乐的,那模糊的幸福的感受,不因环境的艰苦而缺失,相反却越发让已作了父亲的我至今回味不尽。

其实,年就是那样一种痴心的企盼,年就是那样一种精心的装饰,年就是那样一种倾心的等待,年就是那样一种静心的抚摸。岁月如摇橹而过的简木船,我轻轻穿梭:燕过沙洲、柳絮飘摇、麦浪涌落、飞雪长桥……。纵楫而行,为日渐抵达那份眷恋,梵境种种,为诗为禅?有风掠过,心事招摇,那久远的记忆,酣述怀想,乃作霓裳之舞。

天津好癫痫病医院西安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疾病比较好?癫痫危害有哪些青玉案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

相关美文阅读: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